两个新指标,预测肺动脉高压恶化

2022-03-14 中国循环杂志 网络

左心指数及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右心室流出道近端内径比值(LVEDd/RVOT-prox),可以良好预测中重度肺动脉高压患者的临床恶化风险。

阜外医院超声影像中心逄坤静、胡文文等发现,通过超声心动图测量的两个左心指标——左心指数及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右心室流出道近端内径比值(LVEDd/RVOT-prox),可以良好预测中重度肺动脉高压患者的临床恶化风险。

临床恶化情况包括:全因死亡、肺移植、因肺动脉高压恶化再住院、肺动脉高压治疗升级(增加口服靶向药物种类或增加剂量或增加皮下或静脉注射靶向药物 )。

研究者回顾性分析阜外医院90 例中重度肺动脉高压患者,中位随访 12.1个月期间,95.6%的患者完成随访,34 例出现临床恶化。

与无临床恶化组(n=52)相比,临床恶化组(n=34)超声心动图测量的左心输出量、左心指数、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右心室流出道近端内径比值更低,右心室 / 左心室基底段左右径比值更高,6 分钟步行距离更短。

多因素 Cox 回归分析表明,超声心动图测量的左心指数(HR=0.46,95%CI:0.22~0.93)、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右心室流出道近端内径比值(HR=0.13,95%CI:0.02~0.75)是预测中重度肺动脉高压患者预后的独立危险因素。

Kaplan-Meier 生存曲线表明,超声心动图测量的左心指数<2.710 L/(min·m2)及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右心室流出道近端内径比值<1.064 是最佳截点值,这些患者出现临床恶化的风险均显著增加。

研究者指出,尽管肺动脉高压属于右心系统疾病,但反映右心室功能的超声心动图参数——右心室面积变化分数[ FAC(%)]和 三尖瓣环纵向峰值瓣环位移(TAPSE),对于肺动脉高压预后评估的敏感度却低于左心指数及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右心室流出道近端内径比值这两个左心指标。

而且,左心指数和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右心室流出道近端内径比值与公认的反映肺动脉高压心功能的临床指标具有一定的相关性。

该研究通过 Pearson 相关分析发现,左心指数和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右心室流出道近端内径比值与 NT-pro BNP、6 分钟步行距离均相关。

超声心动图测量的左心指数与有创右心导管测量的心脏指数呈强相关,也表明前者准确性可靠。

来源:胡文文,刘倩倩,李慕子,等. 左心功能相关参数及左右心室内径比值与中重度肺动脉高压患者预后的关系. 中国循环杂志, 2022, 37: 172-177. DOI:10.3969/j.issn.1000-3614.2022.02.011

作者:中国循环杂志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从风湿免疫科角度谈:不明原因肺动脉高压 & 肺动脉血栓

如果只从血流动力学的角度看问题,肺动脉高压确实跟风湿免疫没有关系,但是从病因学的角度来看可能就会有问题。

超声评估重度三尖瓣关闭不全的肺动脉高压患者

重度三尖瓣关闭不全(TR)患者的PH超声心动图评估存在几个低估的缺陷,因此特别是在重病患者中隐藏了PH的真正严重程度,本研究旨在改善严重TR患者的肺动脉高压 (PH) 超声心动图评估。

汇总!肺动脉高压遗传学之通道病基因分析

三个通道病基因——ABCC8、ATP13A3和KCNK3中罕见变异的作用——已在多个 PAH 队列中得到验证,总共解释了约 2.7% 的肺动脉高压 (PAH) 病例。

肺动脉高压的代谢、线粒体功能障碍

肺动脉高压 (PH) 代表一组以平均肺动脉 (PA) 压力升高、进行性右心室衰竭和经常死亡为特征的疾病。这种PA平滑肌细胞的过度增殖最近与代谢和线粒体生物学的变化有关,包括糖酵解、氧化还原稳态的变化。

关于纵隔囊肿的几个特别需要注意的外科情况

分享一个特别的临床案例治疗经过。

Hypertension:DKK1可促进肺动脉高压的发生

DKK1 (Dickkopf 1) 是一种分泌性糖蛋白,对肿瘤细胞具有增殖作用。在本研究中,我们旨在确定 DKK1 在 PH 发展中的作用和潜在机制,但仍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