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斯心血管疾病进展(004期)

2021-06-10 K.K MedSci原创

编者按:梅斯医学将定期进行汇总,帮助大家概览心血管领域最新进展。下面是呈现给大家的最新一期的心血管进展。enjoy~

上一期见:梅斯心血管疾病进展(003期)

1. 超6900万人队列研究再次证实,BMI升高与严重COVID-19不良结局相关

这项前瞻性、以社区为基础的队列研究中,研究者使用了来自英国全科医疗QResearch数据库的去识别患者水平数据,提取了2020年1月24日(英国首次记录感染的日期)至2020年4月30日期间在QResearch数据库注册的20岁及以上患者的数据,以及BMI的可用数据。使用Cox比例风险模型来估计严重COVID-19的风险,并根据人口统计学特征、行为因素和共病进行顺序调整。

在6910695名合格个体中(平均BMI 26.78 kg/m² ,整个BMI范围与ICU入院呈线性相关(1.10[1.09-1.10])。研究者发现体重指数与年龄和种族之间存在显著的交互作用,对于年轻人和黑人来说比白人更重要。2型糖尿病、高血压和心血管疾病患者因COVID-19与BMI单位增加相而入院和转入ICU的风险略低于无这些疾病的患者。

在BMI超过23 kg/m2时,COVID-19导致入院和死亡的风险呈线性增加,在整个BMI范围内,ICU入院的风险呈线性增加,这并非相关疾病的额外风险造成的。BMI增加的相对风险在40岁以下和黑人群体中尤为明显。

总人群中BMI与COVID-19相关住院(A)、COVID-19相关ICU住院(B)和COVID-19死亡(C)之间的相关性

即使BMI在23kg /m2以上的小幅增加,也是感染SARS-CoV-2后不良结局的危险因素。超重的人,即使没有其他共病,因COVID-19入院、ICU和死亡的风险也大幅增加,尤其是年轻人和黑人。超重是一个可改变的风险因素,对超重和肥胖的治疗和长期预防策略的投资可以帮助降低COVID-19疾病的严重性。

总之,这一大型人群队列研究中的发现强调,超重与严重COVID-19结局的风险显著增加有关,也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重要的可改变的风险因素之一。

详情参考:Lancet子刊:超6900万人队列研究再次证实,BMI升高与严重COVID-19不良结局相关

2. 少坐多动的 "处方 "是减少其他健康成年人的轻度至中度高血压和高血脂的最佳第一治疗选择

根据今天发表在美国心脏协会AHA《高血压》Hypertention杂志上的新的美国心脏协会科学声明,少坐多动的 "处方 "是减少其他健康成年人的轻度至中度高血压和高血脂的最佳第一治疗选择。

"目前AHA关于诊断高血压和高血脂的指南认为,在其他方面健康的人,如果这些血管危险因素的水平轻度或中度升高,应该积极尝试减少这些风险。声明撰写小组主席、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大学健康与人类发展Bethany Barone Gibbs博士说:"对许多这些病人来说,第一个治疗策略应该是改变健康的生活方式,首先是增加体育锻炼”。

据估计,21%的美国成年人,约5300万人,收缩压在120-139mmHg之间,或舒张压在80-89mmHg之间;这两个数值都是异常的高。在这个范围内的人,如果在其他方面有较低的心脏病或中风风险,就符合美国心脏病学院(ACC)/美国心脏协会(AHA)高血压指南的标准,可以只用生活方式来治疗血压升高的问题。

详情参考:AHA/ACC:定了!高血压、高血脂的治疗少不了它!

3. 勃起功能障碍患者对他达拉非的偏好超过了西地那非

勃起功能障碍(ED)是一种多层面的、广泛存在于男性中的性功能障碍。血管、心理和未知的其他因素均与这种疾病有关。治疗方法包括生活方式干预、使用磷酸二酯酶-5(PDE5)抑制剂的药物治疗、真空勃起装置、注射和手术干预。ED与代谢和心血管疾病有关,发病率随年龄增长而增加,同时也是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因素。

勃起功能障碍(ED)是世界范围内的一个主要问题。塔达拉非和西地那非是用于治疗ED的两种最常用的磷酸二酯酶-5抑制剂(PDE5is)。近期,有研究人员评估了一个大型线上处方平台(OPP)的患者数据,特别是分析了患者对他达拉非与西地那非的偏好性情况研究人员指出,年龄≤40岁、BMI≤25 kg/m2、晨间持续勃起的患者更喜欢他达拉非而不是西地那非。

ED患者对他达拉非的偏好超过了西地那非

 

详情参考:Eur Urol Focus:勃起功能障碍患者对他达拉非的偏好超过了西地那非

4. 低血糖可诱发临床显著的相似的心脏复极增强

这是一项非随机、机制干预性研究,旨在探究在急性血糖波动的情况下,低血糖对采用胰岛素治疗的2型糖尿病患者及健康对照个体的心律和心脏复极的影响。

招募了采用胰岛素治疗的2型糖尿病患者(n=21、平均62.8±6.5岁、BMI 29.0±4.2 kg/m2、HbA1c 6.8±0.5% [51.0±5.4 mmol/mol])和匹配的对照(n=21,平均62.2±8.3岁、BMI 29.2±3.5 kg/m2、HbA1c 5.3±0.3%[34.3±3.3 mmol/mol]),予以连续的高血糖和低血糖钳夹,使患者依次处于三种稳定的血糖状态:1)空腹血糖,2)高血糖(空腹血糖>10 mmol/L),3)高胰岛素血症性低血糖症(血糖<3.0 mmol/L)。此外,还予以受试者持续的心电图监测,并采集血液样本以检测反调节激素和血钾。

两组个体从空腹血糖→高血糖→低血糖变化过程中的血糖(A)、心率(B)、QTcF间期(C)和QTcB间期(D)

对于采用胰岛素治疗的2型糖尿病患者和没有糖尿病的健康对照个体,低血糖均可诱发临床显著的相似的心脏复极增强,这可能会增加严重心律失常和心源性猝死的易感性

详情参考:Eur J Endocrinol:急性低血糖对2型糖尿病患者心律失常风险的影响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1-06-10 泽9867

    0

相关资讯

Neurology:血压变异越大,认知减退越快

血压变异越大,认知减退越快

已经吃了降压药, 为什么血压还是降不下来?找找原因!

我已经吃了降压药,为什么血压还是降不下来?刚刚血压降下来,怎么又回去了?

Angiogenesis:可预测贝伐单抗诱发高血压风险的血浆生物标志物

血管生成素-2、VEGF-A和VCAM-1水平降低与贝伐单抗诱导性高血压风险升高相关

Neurology:居住环境周围存在垃圾食品店,更容易患特发性颅内高压

居住环境周围存在垃圾食品店,更容易患特发性颅内高压

BMC Medicine:超50万人的大数据表明,无论血压高低,男性患痴呆症风险都较高!

低血压和高血压都与男性患痴呆症的风险较高有关,但对女性而言,痴呆症的患病风险随血压升高而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