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D:血清miRNA是与小儿炎症性肠病的治疗反应相关的生物标志物

2020-10-02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炎症性肠病(IBD)可以连续和同时接受多种治疗。治疗方法是根据疾病表型分层选择的。

        炎症性肠病(IBD)可以连续和同时接受多种治疗。治疗方法是根据疾病表型分层选择的。接受抗肿瘤坏死因子(TNF)-α治疗的IBD患者中约有三分之一是无药物反应,在临床实践中,尤其是在儿科中,由于内窥镜检查和组织学评估的难以普遍实施,对于生物标志物的需求就变得无比强烈。本项研究旨在试图鉴定与炎症性肠病(IBD)患儿对抗TNF-α或糖皮质激素的反应相关的microRNA(miRNA)来预测治疗反应。

 

        方法:患者对于药物的临床反应通过小儿克罗恩病活动指数和小儿溃疡性结肠炎活动指数进行评估。通过Taqman低密度阵列卡进行的定量实时聚合酶链方法用来鉴定反应者(n = 11)和非反应者(n = 8)的队列中的miRNA种类与水平。最后选择了7种与治疗的临床反应相关的血清miRNA,以及之前鉴定出的4种(miR-146a,miR-146b,miR-320a,miR-486)进行进一步研究。还分析了来自IBD患者和非IBD对照的发炎的粘膜活检组织中miRNA的表达。

 

         研究结果发现队列分析确定的7种与治疗反应相关的miRNA中5种的表达量减少(miR-126,miR-454,miR-26b,miR-26a,let-7c)和2种的表达量增加(miR-636,miR-193b)。在验证队列中,对抗TNF-α疗法,糖皮质激素或两者都有反应的11种候选miRNA中有7种沿相同方向改变。在粘膜活检中,与健康对照组相比,IBD中11种miRNA中有7种的含量显着增加。

 

         本项研究在儿童IBD患者中鉴定出了与临床反应和粘膜炎症相关的五个候选miRNA(miR-126,let-7c,miR-146a,miR-146b和miR-320a)。这些miRNA可以进一步开发为药效和反应监测生物标志物,用于临床护理和试验。

 

 

原始出处:

Suruchi K Batra. Et al. Serum miRNAs Are Pharmacodynamic Biomarkers Associated With Therapeutic Response in Pediatric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s.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IBD:炎症性肠病患者唾液和血清的炎症特征不一致

炎症性肠病(IBD),包括克罗恩病(CD)和溃疡性结肠炎(UC)。它是一组慢性免疫介导的炎症性疾病,影响了全球超过350万人。患者不光可以再肠道

TAG:铁剂在接受抗肿瘤坏死因子-α药物治疗的炎症性肠病患者中的作用

炎性肠病(IBD)是一种慢性炎性疾病,其主要形式为溃疡性结肠炎(UC)和克罗恩病(CD)。IBD的主要症状和体征在肠道。但是,肠外表现很常见。

AP&T: 影响维多珠单抗和乌斯他单抗治疗的炎性肠病患者安全性的因素只有合并症而不是患者年龄

炎症性肠病(IBD)包括克罗恩氏病(CD)和溃疡性结肠炎(UC),是一种慢性免疫介导的疾病,主要影响胃肠道,其特征是疾病的复发和缓解反复交替。

AP&T: 炎症性肠病患者使用抗肿瘤坏死因子药物以及硫唑嘌呤治疗对淋巴瘤发生风险的影响

炎性肠病(IBD)是胃肠道的慢性炎性疾病,影响全球约1000万患者。硫唑嘌呤和肿瘤坏死因子拮抗剂(抗TNF)的疗效已得到公认。

TGA:肺炎性肠炎患者死亡率的预测因素

全世界炎症性肠病(IBD)的发病率和患病率正在增加,尤其是在新兴工业化国家。

Lancet Gastroenterol Hepatol :抗生素你还敢滥用吗?可导致炎症性肠病风险显著增加!

炎症性肠病(IBD)是一种特发性肠道慢性疾病,临床表现为恶心、腹泻,甚至可能会血便等。多项研究表明,肠道微生物组具有丰富的多样性,在维持人类身体健康中起着重要作用,会影响癌症、肥胖症、糖尿病等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