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近期鼻炎治疗研究(十)

2021-08-27 AlexYang MedSci原创

【1】Allergy Asthma Clin Immunol:白三烯受体拮抗剂与选择性H1-抗组胺药治疗过敏性鼻炎:当前证据的元分析

【1】Allergy Asthma Clin Immunol:白三烯受体拮抗剂与选择性H1-抗组胺药治疗过敏性鼻炎:当前证据的元分析

过敏性鼻炎(AR)是一种常见的过敏性疾病,由接触过敏原导致的免疫球蛋白E(IgE)相关的鼻膜炎症引起。根据症状的持久性,AR可分为季节性和常年性。AR患者受鼻腔和眼睛症状的影响,日常生活和睡眠时间受干扰,导致QoL受损。

关于白三烯受体拮抗剂(LTRAs)和选择性H1-抗组胺药(SAHs)治疗过敏性鼻炎(AR)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目前仍然存在不一致的结论。近期, 有研究人员对随机对照试验(RCTs)进行了元分析,比较了这些药物的疗效。

研究人员在PubMed、Embase和Cochrane's Library数据库中搜索了从开始到2020年4月20日的比较性RCTs。采用了随机效应模型汇集结果,并对季节性和常年性AR进行了亚组分析。

研究纳入了14项RCTs,包括4458名患者。在日间鼻腔症状评分(平均差异[MD]:0.05,95%置信区间[CI]0.02至0.08,P=0.003,I2=89%)和日间眼部症状评分中(MD:0. 05, 95%CI 0.01至0.08, p=0.009, I2=89%),LTRAs不如SAHs;但在夜间症状评分中,LTRAs比SAHs更优(MD: - 0.04, 95%CI -0.06至-0.02, p<0.001, I2=85%)。两种治疗方法对综合症状评分(MD:0.02,95%CI - 0.02至0.05,p=0.30,I2=91%)和鼻结膜炎生活质量问卷(RQLQ)(MD:0.01,95%CI -0.05至0.07,p=0.71,I2=99%)的影响类似。不良事件的发生率相当(几率[OR]:0.97,95%CI 0.75至1.25,P=0.98,I2=0%)。这些结果主要来自对季节性AR的研究,没有发现明显的出版偏倚。

综上所述,尽管两种治疗方法在改善AR患者的生活质量(QoL)方面都是安全有效的,但与SAHs相比,LTRAs在改善夜间症状方面更有效,但在改善白天的鼻腔症状方面效果较差。

【2】Asian Pac J Allergy Immunol:富马酸卢帕他定治疗常年过敏性鼻炎的疗效和安全性

卢帕他定治疗AR的疗效已在许多临床研究中得到证实,但对亚洲患者的研究非常少。

近期,有研究人员评估了富马酸卢帕他定治疗韩国常年过敏性鼻炎(PAR)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情况。

研究为一项多中心、双盲、随机、安慰剂对照设计,比较了富马酸卢帕他定和苯磺酸贝托司汀治疗效果。研究中,各试验组服用卢帕他定、贝托司汀或安慰剂,为期4周。疗效的主要参数包括治疗4周后早上和晚上的症状比基线的减少情况,并根据每次随访时自我报告的不良事件的发生率和类型,评估了治疗的安全性和耐受性。

研究结果发现,与安慰剂相比,卢帕他定治疗在早上和晚上的评估中能够显著地减少症状,包括5TSS(-5.69,P<0.0006)和4NTSS(-4.74,P<0.0015)。与安慰剂相比,卢帕他定治疗的5TSS(-65.4%,P=0.002)和4NTSS(-63.7%,P=0.003)与基线相比明显下降。晚上评估的卢帕他定治疗组的5TSS(-63.2%,P=0.009)和4NTSS(-61.6%,P=0.013)均有明显减少。与贝托司汀相比,卢帕他定在4周时早上症状的减少程度更高。当用12小时反映的平均每日症状评分来评估个体症状时,卢帕他定治疗在打喷嚏(P=0.016)和鼻出血(P=0.097)方面显示出比安慰剂更好的疗效。不良事件的发生率在各组之间没有显示出统计学显著意义。

综上所述,卢帕他定是韩国PAR患者安全有效的治疗选择,在控制早上症状方面可能比贝托司汀更好。

【3】Allergy Asthma Clin Immunol:治疗树花粉引起的季节性过敏性鼻炎的最廉价选择:舌下免疫治疗药片

近期,有研究人员进行了成本最小化分析(CMA),即评估了加拿大(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SQ树舌下免疫疗法(SLIT)药片治疗的花费情况。该片剂以ITULATEK?上市(2020年4月获得加拿大卫生部监管批准),用于治疗花粉(桦树、桤木和/或榛树)引起的季节性过敏性鼻炎。

本研究的CMA是基于这样的假设:SQ树皮下免疫治疗片的疗效与树花粉SCIT相当。模型中采用了社会视角,包含药物成本、医疗服务成本和生产力损失。模型中的时间跨度为三年,相当于过敏免疫疗法的最短治疗疗程。资源使用和成本基于现有的公开资料,并由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执业的加拿大专业临床医生(过敏症专家)验证。根据加拿大卫生药品和技术管理局(CADTH)的指导方针,采用了1.5%的贴现率。为了评估结果的稳健性,研究人员还进行了情景分析,对选定的参数(如树花粉SCIT资源使用、贴现率、注射次数、每年SCIT剂量以及护士时间支持)进行了测试,评估它们对分析结果的影响。

研究结果发现,在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三年治疗的直接成本,包括药物成本和医生服务成本,在SQ树SLIT-片剂和树花粉SCIT中是相似的(分别为2799.01美元和2838.70美元,2233.76美元和2266.05美元)。然而,当间接成本(包括病人的出行费用和损失的工作时间)包括在模型中时,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使用SQ树SLIT-片剂治疗的总节省额分别为1111.79美元和1199.87美元。情景分析结果显示,参数的变化能够使SQ树SLIT-片剂比树花粉SCIT更加节省成本。

综上所述,CMA表明,SQ树SLIT-片剂是替代树花粉SCIT的一种成本最小的疗法。

【4】Am J Rhinol Allergy:次氯酸与生理盐水鼻腔冲洗在过敏性鼻炎中的应用

过敏性鼻炎(AR)是全球最常见的慢性疾病之一,主要症状包括鼻塞、流鼻涕、打喷嚏和瘙痒。它的特点是鼻粘膜上Th2免疫介导的超敏反应状况。在免疫学上,AR与鼻粘膜中嗜酸细胞和肥大细胞的浸润增加以及血清中抗原特异性IgE水平的升高有关。AR的发病率正在增加,根据韩国国家健康和营养调查,所有年龄段的韩国人口中大约有18.5%的比例受到影响。

尽管机制尚未完全阐明,低浓度的次氯酸(HOCl)已证明具有止痒、消炎和抗菌的作用,且没有毒性。近期,有研究人员评估了HOCl鼻腔灌洗与生理盐水鼻腔灌洗相比,在减少过敏性鼻炎(AR)症状方面的有效性情况。

该研究是一项多中心、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研究。最初有139名常年过敏性鼻炎患者入选,但有25名患者没有成功完成。患者随机分配到低浓度HOCl(n=55)组或正常盐水(n=59)组,进行了为期4周的研究。参与者在每次就诊时(基线、第2周和第4周)填写了鼻结膜炎生活质量问卷(RQLQ),并在每天早上和晚上的鼻腔灌洗前后测定鼻腔症状总分(TNSS)。

他们发现,4周后HOCl组和安慰剂组的RQLQ评分明显下降,但两组之间RQLQ评分的下降幅度相似。此外,两组的TNSS在基线和第4周之间都有改善,且两组之间的TNSS变化没有明显差异。HOCl组没有出现任何与鼻腔灌洗有关的临床副作用。

综上所述,低浓度HOCl鼻腔冲洗治疗后过敏症状明显减少,没有明显的不良反应。然而,与生理盐水鼻腔灌洗相比,HOCl对常年性AR患者的症状却没有更多的改善。

【5】Allergy Asthma Clin Immunol:皮下过敏原免疫疗法的全身反应

皮下免疫疗法(SCIT)为几种常见的过敏性疾病提供了有效的治疗疗法。在治疗过敏性鼻炎、过敏性结膜炎、过敏性哮喘和昆虫过敏方面,SCIT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已经得到证实。对于有气源性过敏原过敏的特应性皮炎患者,也可以考虑使用SCIT。

皮下免疫疗法(SCIT)是治疗过敏性鼻结膜炎的一种有效方法。然而,可能会发生不良事件,包括危及生命的全身性反应。近期,有研究人员确定了皮下免疫疗法全身反应的风险因素,并利用质量改进(QI)框架提供基于实践的解决方案。

研究人员在加拿大一家医院过敏诊所开展了一项QI倡议,为期12个月。在12个月内共进行了4242次SCIT的注射。其中,10次注射引起了需要使用肾上腺素治疗的全身反应(即424次注射中有1次发生不良事件,占比0.24%)。8名患者中至少有1名存在全身性反应风险因素,6名患者存在多个风险因素。主要风险因素包括过敏性鼻炎的季节性加重、未受控制的哮喘和错误的给药途径。另外,所有的反应都发生在最高的过敏原提取物浓度下。

综上所述,这项质量改进措施强调了改善病人和医护人员教育和用药前筛查的必要性。研究提出了SCIT管理的几个注意事项:为患者提供关于安全性的书面信息;在注射前对患者进行筛查,包括审查治疗计划的依从性和哮喘控制情况;调整剂量以减缓最高浓度免疫疗法提取物的积累,特别是对高风险患者;以及对具有多种风险因素的患者采用额外的安全措施。

【6】Am J Transl Res:玉屏风散联合氯雷他定治疗小儿过敏性鼻炎的临床疗效

临床上,小儿变应性鼻炎(PAR)又称过敏性鼻炎(AR),是以鼻腔黏膜充血为特征的一种慢性炎症性疾病,其发病率非常高。过敏性鼻炎的主要临床症状为夜间突然咳嗽、后鼻滴、鼻塞、流涕、打喷嚏和鼻痒。AR的病原体非常复杂。目前普遍认为AR的发病机制与室内外暴露过敏原和遗传过敏性体质有关,AR主要发生在冬春季节,且易复发

近期,有研究人员调查了玉屏风散联合氯雷他定治疗小儿变应性鼻炎的临床疗效情况。

研究人员回顾性分析了2019年1月到12月期间,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和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收治的101名过敏性鼻炎患儿的临床资料。根据随机数字表法将患儿随机分为A组(n=50)和B组(n=51)。A组仅给予氯雷他定治疗,B组给予氯雷他定联合玉屏风散治疗。之后,研究人员比较了两组患者的临床疗效、症状消失时间、治疗前后症状评分、免疫功能指标、炎症因子指标变化及疾病复发情况。

结果发现,B组总响应率(ORR)为96.08%,高于A组(76.00%)(P<0.05)。B组患者打喷嚏、鼻塞、流涕、鼻痒消失时间短于A组(P<0.05)。治疗后,B组打喷嚏、鼻塞、流涕、鼻痒症状评分较A组低;IL-13、IL-4、TNF-α水平较A组低;CD4+CD25+、CD19+、CD8+水平则比A组较高(P<0.05)。另外,B组复发率(3.92%)低于A组(26.00%)(P<0.05)。

综上所述,玉屏风散散联合氯雷他定可改善PAR患者的临床症状、免疫、炎症水平及疾病复发率,临床疗效显著。

【7】Int Forum Allergy Rhinol:冷冻疗法治疗慢性鼻炎的效果怎样?

通过翼管神经切除术和鼻后神经切除术阻断副交感神经支配鼻腔粘膜,能够实现减少鼻腔引流。尽管疗效已被证明,但这些手术技术是侵入性的,需要全身麻醉和专门的器械,并可能与潜在的毁灭性并发症相关。

近期,有研究人员测试了在减轻慢性鼻炎的症状方面,冷冻疗法是否优于假手术。

研究为前瞻性、多中心、1:1随机、sham对照、患者盲法试验。预先设计决定的样本量为每组61名参与者。研究人员招募了那些有中度/重度慢性鼻炎症状的成人,将他们作为局部麻醉下冷冻治疗的候选者。要求参与者的反射性总鼻症状评分(rTNSSs)最低为4分,鼻漏评分为2分,鼻塞评分为1分。随访时间分别为术后30天和90天。患者报告的结果测量包括rTNSS、标准化鼻结膜炎生活质量问卷[RQLQ(S)]和鼻塞症状评估问卷(NOSE)。同时记录了不良事件。主要终点是比较治疗组和sham组90天反应者的百分比。反应者定义为rTNSS相对于基线降低30%或更多的参与者。

研究包括了美国12个调查中心招募的133名参与者。主要终点分析包括127名参与者(64名手术参与者,63名假手术参与者)的90天结果。在90天随访中,治疗组有73.4%(64例中有47例)有反应,而假手术组有36.5%(63例中有23例)有反应(p<0.001)。90天随访时,手术组的rTNSS、RQLQ(S)和NOSE评分比假手术组有更大的改善(p<0.001)。同时,研究报告了一个严重的手术过程相关的不良事件,即焦虑/恐慌发作。

综上所述,冷冻治疗在改善慢性鼻炎症状和患者生活质量方面要优于假手术。

【8】Antioxidants (Basel):一种装载生姜提取物作为治疗鼻炎和鼻窦炎的绿色天然策略

鼻炎和鼻窦炎是上呼吸道的两种主要临床病症。它们在特应性状态、症状严重程度、持续时间、病史和病因方面有所不同,但有一些共同的临床表现,如粘膜炎症、打喷嚏、瘙痒、脓性鼻涕、鼻塞、面部压力和嗅觉丧失。此外,由于上呼吸道粘膜感觉神经炎症的存在,通常会出现对非过敏性的刺激的高反应性,如冷空气和刺激物。鼻窦炎涉及鼻腔粘膜以外的副鼻窦的炎症。过敏性鼻炎通常被认为与慢性鼻炎有因果关系。它们是严重的常见疾病,影响到全球15%到45%的人口,对患者的日常生活有负面影响,尤其是那些症状严重和有重大残疾的患者。

近期,研究人员制造出了一种完全绿色的纳米技术鼻喷雾,并建议作为鼻炎和鼻窦炎的替代治疗方法。

该鼻喷雾是通过结合脂质体对屏障功能的强化作用、透明质酸钠的保湿和润滑特性以及生姜提取物的抗炎和抗氧化活性而制成的。研究人员将提取物装入透明质酸固定的特殊磷脂囊泡(hyalurosomes)中,并在水相中进一步富集甘油。同时,研究人员将脂质体和甘油体作为参照。低温透射电子显微镜(cryo-TEM)观察证实,囊泡是低聚状态和多室的,尺寸小(~140纳米),带负电(~-23毫伏)。Spraytec®和即时图像评估了喷雾特性,并从中测量羽流角度。喷雾液滴大小分布范围和狭窄的喷雾角度表明具有良好的雾化效果,并可能在鼻腔内局部沉积。通过使用人类角质细胞进行的体外研究,证实了囊泡的高生物相容性,且能够有效对抗过氧化氢诱发的细胞氧化损伤的能力。总体数据表明,他们的囊泡适合作为鼻腔喷雾。

生姜提取物的使用经历了几千年的时间,其功效持续被现代科学研究所验证。应进一步评估他们的天然和绿色的鼻腔新型喷雾剂,从而更好地预防和治疗鼻炎和鼻窦炎。

 

作者:AlexYang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1-08-28 karlxun

    谢谢分享

    0

相关资讯

Allergy Asthma Clin Immunol:白三烯受体拮抗剂与选择性H1-抗组胺药治疗过敏性鼻炎:当前证据的元分析

过敏性鼻炎(AR)是一种常见的过敏性疾病,由接触过敏原导致的免疫球蛋白E(IgE)相关的鼻膜炎症引起。根据症状的持久性,AR可分为季节性和常年性。AR患者受鼻腔和眼睛症状的影响,干扰了他们的日常生活和

【盘点】近期鼻炎与治疗进展(九)

【1】Laryngoscope:成人鼻窦炎患者的免疫球蛋白替代疗法治疗结果

【盘点】近期听力损失与治疗进展(九)

【1】Eur Arch Otorhinolaryngol:褪黑素在合并症儿童听觉脑干反应测听中的应用

【盘点】近期前列腺癌与治疗进展(九)

【1】J Clin Oncol:前列腺癌根治术后高复发风险男性的辅助性与早期挽救性放疗比较

Otolaryngol Head Neck Surg:鼻腔疾病的治疗对睡眠质量的影响:系统回顾和元分析

鼻塞是耳鼻喉科实践中的最常见的症状之一,可由各种鼻科疾病引起。之前对鼻塞的两种常见病因的研究,即鼻炎和鼻中隔偏曲(NSD),阐述了它们在干扰睡眠方面的作用。这两种疾病会损害生活质量,它们可能通过结构和

Eur Heart J:房颤患者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的患病率、治疗和影响

COPD在AF患者中很常见,13%的AF患者伴有COPD,并且与合并症负担增加、差异化管理和更差的结局相关,全因死亡风险增加两倍以上,此外大出血和心血管死亡风险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