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C Med:辅助生殖儿童的发育情况是否与自然孕育相同?

2019-01-10 贾朝娟 环球医学

辅助生殖技术为很多不孕不育的夫妇圆了生子梦。但是,做辅助生殖技术的父母大都有这样的顾虑萦绕在心头:通过辅助生殖技术出生的孩子是否与自然孕育的孩子一样健康和正常?

辅助生殖技术为很多不孕不育的夫妇圆了生子梦。但是,做辅助生殖技术的父母大都有这样的顾虑萦绕在心头:通过辅助生殖技术出生的孩子是否与自然孕育的孩子一样健康和正常?

出生体重和早期儿童发育情况是长期心脏代谢疾病风险的重要预测因素,这与健康与疾病的发展起源的假说相一致。因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发生在敏感性围孕期发育窗口期,辅助生殖技术受孕儿童的出生体重和早期发育情况是否受到影响,有待探究。

尽管已经证实,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儿童低出生体重风险增加,但对原因知之甚少,而且还没有大规模研究调查这些儿童出生后的生长情况。2018年11月,发表在《BMC Med》一项研究,调查了辅助生殖技术儿童自出生到学龄期的早期发育情况。其是针对这一问题的首项大样本全国性队列研究。

研究者将英国人类受精和胚胎管理局所有的辅助生殖技术注册登记数据库,与苏格兰妇幼保健数据库相连。

这项研究纳入5200名辅助生殖技术受孕儿童,20800名自然受孕对照儿童。


图1 新鲜胚胎辅助生殖技术、冷冻胚胎辅助生殖技术和自然受孕婴儿出生(受孕调整)、6~8周、入学前的体重

线性回归分析提示,新鲜胚胎移植周期婴儿的出生体重比自然受孕对照婴儿低93.7g(95% CI,76.6~110.6),而冷冻胚胎移植(FET)周期出生婴儿的出生体重比自然受孕者重57.5g(30.7~86.5)。

新鲜胚胎辅助生殖技术婴儿出生后生长速度更快(每周增长7.2g),但在6~8周时仍然比自然受孕对照轻171g,比冷冻胚胎婴儿低133g;冷冻胚胎和自然受孕婴儿体重相似。身高和枕额周长的情况与体重相同。

入学时(4~7岁),新鲜胚胎辅助生殖技术和冷冻胚胎辅助生殖技术受孕男孩女孩的体重、身高以及BMI均与自然受孕对照相似。

因此,与自然受孕和冷冻胚胎移植婴儿相比,新鲜胚胎移植辅助生殖技术婴儿在子宫内和在生命的最初几周生长缓慢,然后到入学年龄段表现出产后追赶生长。

在整个生命过程中,由于低出生体重和产后追赶生长是心脏代谢病的独立风险因素。这一来自5000多名辅助生殖儿童队列的纵向生长数据表明,其晚年非传染性疾病风险增加。但辅助生殖技术在不断演变,这一研究需要在最近的队列中复制,以捕捉技术和实践的变化。

原始出处:

Hann M, Roberts SA, D'Souza SW, et.al. The growth of assisted reproductive treatment-conceived children from birth to 5 years: a national cohort study. BMC Med. 2018 Nov 28;16(1):224. doi: 10.1186/s12916-018-1203-7.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JACC:年轻人使用辅助生殖技术受孕,血管会持续老化 高血压风险将增加?

2018年9月,发表于《J Am Coll Cardiol》上的一项研究,考察了青春期辅助生殖技术(ART)与动脉高血压的相关性

JACC:辅助生殖技术孕育的儿童患高血压风险高

孕育的儿童存在血管老化,早期就发生高血压。

第一位“试管婴儿”今年40岁了,你还记得辅助生殖的那些争议吗?

据预计,到2100年,凭借体外受精技术(IVF) 出生的人口将达4亿左右,占世界总人口的3.5%。截至目前,已经诞生的试管婴儿数量约为600万。这也难怪人们逐渐忽略了这项技术多么具有开创性,甚至淡忘了40年前首例“试管婴儿”移植成功时,这项技术曾面临多么大的争议。

Reprod. Biomed:奇迹、突破、争议、反思——“试管婴儿”40年

1978年7月25日,世界上第一个试管婴儿路易丝•布朗(Louise Brown)在英国出生,打破辅助生殖领域的空白。40年来,通过试管婴儿技术出生的人数增长速度远远超过预期,约占世界总人口的0.1%。

BMJ:辅助生殖与女性肿瘤风险

研究发现接受辅助生殖治疗的育龄女性其原位乳腺癌、浸润和交界性卵巢肿瘤风险增加,特别是子宫内膜异位症患者接受辅助生殖后卵巢癌风险增加

辅助生殖何时进医保? 4000万不孕患者的等待

清晨五、六点的北京,街灯依旧亮着,附近早餐铺冒出腾腾热气,路上只有星星点点的行人。而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生殖中心,簇拥挂号的人群已排到街口。医院门前地上1000余张写着各种代孕的小卡片,清洁工扫走之后,不到10分钟又撒满了一地。在这些排队的人群中,不时飘出贵州、重庆、湖南、安徽、广西、陕西等各地的口音,不同的腔调里有着一个共同的话题:想拥有自己的孩子,做一对平常父母。2015年,中共十八届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