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r Heart J:病因不明的房室传导阻滞年轻患者长期结局

2021-02-21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在50岁之前出现并经起搏器植入治疗的病因不明AVB与因心衰、室性心律失常或复苏成功的心脏骤停而死亡或住院的综合终点发生率增加三到四倍相关。持续性AVB患者的风险较高。

年轻人中病因不明的房室传导阻滞(AVB)很少见,这些患者的结局也尚未明确。近日,血管领域权威杂志Eur Heart J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研究人员旨在评估病因不明的AVB年轻患者长期发病率和死亡率。

研究人员确定了1996年1月至2015年12月期间丹麦所有接受起搏器治疗年龄小于50岁的AVB患者。研究人员通过回顾病历,纳入了病因不明的AVB患者,并组建了匹配的对照队列。研究人员通过国家登记机构进行了随访。该研究的主要结局包括死亡、心衰住院、室性心律失常和成功复苏的心脏骤停在内的综合终点。

研究人员纳入了517例患者和5170例对照者,首次植入起搏器的中位年龄为41.3岁[四分位间距(IQR)为32.7-46.2岁]。在中位随访9.8年(IQR为5.7–14.5年)后,14.9%的患者和3.2%的对照者发生了主要终点[风险比(HR)为3.8;95%置信区间(CI)为2.9-5.1;P<0.001]。持续性AVB患者在确诊时的主要终点风险较高(HR为10.6;95%CI为5.7-20.0;P<0.001),且在随访早期风险最高(在随访的0–5年内HR为6.8;95%CI为4.6-10.0;P<0.001)。

由此可见,在50岁之前出现并经起搏器植入治疗的病因不明AVB与因心衰、室性心律失常或复苏成功的心脏骤停而死亡或住院的综合终点发生率增加三到四倍相关。持续性AVB患者的风险较高。

原始出处:

Johnni Resdal Dideriksen,et al.Long-term outcomes in young patients with atrioventricular block of unknown aetiology.European Heart Journal.2021.https://doi.org/10.1093/eurheartj/ehab06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1-02-23 carrotlyl

    重视

    0

相关资讯

JAHA:结节病患者心衰、房室传导阻滞和室性心动过速的流行病学特征

结节病是一种肉芽肿性疾病,通常影响肺部功能,尽管对心脏的影响也很常见。然而,这些结局风险和预测它们的特征在很大程度上仍是未知的。近日,心血管疾病领域权威杂志JAHA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该研究旨在探讨

Circ:Cardiovasc Inte:利用30天连续动态监测识别TAVR后的迟发性房室传导阻滞

对于没有标准TAVR后起搏指征但仍有AVB潜在风险的患者,30天的监测策略可以确定需要永久起搏的其他患者。

JAMA Netw Open:控制血压和血糖可预防房室传导阻滞

根据JAMA Netw Open发表的一项研究,控制血压和血糖可以有效预防房室传导阻滞。

起搏器植入,不可“一刀切”!

对于三度房室传导阻滞患者,我们不能简单地一律植入起搏器,也需积极去寻找可逆性因素,避免不合理的起搏器植入。

一度房室传导阻滞,就一定是良性的吗?!

其实一度房室传导阻滞并不想我们所想象的那么“天然无公害”。

JAHA:基于房室传导阻滞的房颤风险预测模型

心电图房室传导阻滞(IAB)与房颤的发生相关。本研究的目的旨在评估IAB能否提高预测普通人群房颤发生的风险。本研究纳入了2001年至2011年50岁至90岁的152759例心电图电子记录。分析结果发现,双相P波的数量与房颤发生的风险呈剂量相关,当将IAB加入到传统的房颤风险预测模型中发现,曲线下的时间依赖面积在有心血管疾病史的人群中增加了1.09%(95% Cl 0.43-1.74%),在无心血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