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C:房颤治疗新选择——经皮左心耳封堵术后设备相关血栓的预测因素

2021-07-24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心房颤动(房颤)是一种极为常见的心律失常。

心房颤动(房颤)是一种极为常见的心律失常。全世界范围内约3200万房颤患者,美国约500万房颤患者。35~59岁的中国人群中房颤患病率为0.42%,大于60岁的中国人群中房颤患病率为1.83%。房颤是造成卒中、充血性心力衰竭、全因死亡的重要危险因素。

左心耳是卒中最主要的来源。左心耳形状、肌小梁走行、梳状肌形状、房颤相关的炎症水平、心房重构以及血液高凝状态,都与血栓形成有关。目前,口服华法林或其他新型抗凝药物是CHA2DS2-VASc评分≥2分患者防止卒中以及系统性栓塞的方案之一。

很多患者因为高出血风险、依从性差、药物相互作用以及经济问题,会基本或者完全放弃抗凝治疗。目前,内科经皮左心耳封堵术(LAAO)作为一种安全而有效的手段,可以替代抗凝药物预防房颤患者卒中及系统性栓塞。除防止卒中外,还可有效改善心房重构,稳定内稳态。

PLAATO封堵器(美国Appriva Medical 公司)是首个经皮左心耳封堵装置,但是该封堵器的灵活性明显落后于Watchman、ACP封堵器。作为经皮左心耳封堵术最早期的封堵装置,证实了经皮左心耳封堵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可以有效预防卒中风险。

设备相关血栓(DRT)一直被认为是LAAO Achilles’的一个主要问题。然而,关于DRT预测的数据仍然有限。为此,由美国Mayo诊所牵头通过多中心合作建立了一个DRT登记处,评估DRT的结果和预测因素,结果发表在JACC上。

37个国际中心提供了有无DRT的LAAO病例(与DRT病例的设备相匹配,时间上相关)。结果共有711名患者(237名有DRT,474名无DRT)被纳入研究。DRT组和无DRT组的随访时间相似,中位数分别为1.8年(四分位数范围:0.9-3.0年)与1.6年(1.0-2.9年)。

LAAO术后出现DRT的主要危险因素

24.9%、38.8%、16.0%和20.3%的患者在0至45天、45至180天、180至365天和>365天之间检测到DRT。DRT的存在与死亡、缺血性中风或全身性栓塞的复合终点风险升高137%有关(HR=2.37;95% CI,1.58-3.56),而由缺血性中风驱动的风险则升高249%(HR=3.49;95% CI:1.35-9.00)。

多变量分析确定了5个DRT风险因素:高凝血症(OR=17.50;95%CI:3.39-90.45),心包积液(OR=13.45;95%CI:1.46-123.52),肾功能不全(OR=4. 02;95%CI:1.22-13.25),植入深度距肺静脉边缘>10毫米(OR=2.41;95%CI:1.57-3.69),和非阵发性心房颤动(OR=1.90;95%CI:1.22-2.97)。

LAAO后出现DRT的时间以及LAAO出现主要复合终点的时间

换算成危险因素积分后,与没有任何危险因素的患者相比,DRT的危险积分≥2的患者的DRT风险增加了2.1倍。此外,在最后一次已知的随访中,25.3%的患者有DRT。LAAO后的出院用药对DRT没有影响。

由此可见,LAAO后的DRT与缺血事件有关。患者和手术的特定因素与DRT的风险有关,可能有助于对转诊的LAAO患者进行风险分层。

 

参考文献:

Predictors of Device-Related Thrombus Following Percutaneous Left Atrial Appendage Occlusion. J Am Coll Cardiol. 2021 Jul, 78 (4) 297–313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1-07-24 @gxl

    非常受用

    0

  2. 2021-07-24 心介

    房颤,临床上碰到很多哦

    0

拓展阅读

专家访谈|荆志成:全学科范围积极推广左心耳封堵术,实现高卒中风险房颤患者远离卒中

凭借日益丰富的循证医学证据支持,左心耳封堵术(LAAC)不仅已成为各国指南推荐的房颤患者预防卒中新方法,也是广大抗凝禁忌或因种种因素无法坚持抗凝治疗患者的绝佳治疗选择。自该技术首次引入国内至今,LAA

NEJM:心脏手术中闭塞左心耳预防卒中可取吗?看看最新研究怎么说!

在接受心脏手术的房颤患者中,大多数仍需继续接受持续的抗血栓治疗,而术中合并左心耳闭塞手术的患者未来缺血性卒中或全局性栓塞的风险比未接受手术的低。

李岳春教授:从“质疑”到“认可”,左心耳封堵术临床应用之路如何步步拓宽?

作为一种常见的心律失常疾病,心房颤动的发病率通常随年龄增加而增长,其主要并发症包括脑卒中、心力衰竭等疾病;据统计,房颤可使患者的卒中风险增加5倍。

陆士娟:累积左心耳封堵术的中国数据与经验,开拓中国特色创新之路

左心耳封堵作为房颤综合治疗的重要补充,不仅理论科学、技术可行,而且远期效果确切。LAAC技术在中国虽起步较晚,但发展速度较快,在手术例数、优化患者选择、器械研发、操作技巧以及并发症的防治方面不断取得新

专家访谈|完成华丽转身,进一步扩大受益患者人群——张玉顺教授谈结构性心脏病会议总结及未来展望

“中国结构性心脏病的发展,可以说已完成华丽转身。”这是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张玉顺教授在接受专访时发出的感叹。中国科促会结构性心脏病大会Ⅲ暨2020中国西部左心耳封堵高峰论坛成功举办。

左心耳封堵术(LAAC)的现状和未来

房颤患者存在极高缺血性脑卒中风险,左心耳封堵术和口服抗凝药是目前降低房颤卒中风险的两把利器。口服抗凝药预防房颤卒中虽然有效,但长期服药的依从性是个问题。